普通猫粮

无时无刻不在放飞自我

以前买过一本书《失真年代》,关于作者7岁起跟一个恋童癖十五年的纠葛;一个和蔼可亲很有趣的男人,向来自问题家庭的缺爱小姑娘发出邀请。这段关系给予她关爱和玩伴,以及性关系,还有面对其他眼光时依旧存在的痛苦。
有人说作者叙述怀着爱意,但这个姑娘在对世界一无所知、甚至还不知道什么是爱的时候,就已经被禁锢在另一个迥异的世界里。她没有选择的机会了。

之前看到一篇打着养成系tag的文,文笔情节设定尚可,但看的过程中一直浑身难受:既然年长方掌握权力优势,另一方还未成年,过程中年长方也有使用他的年龄与资源优势,那这段关系就不能否认是一种依仗威权的性侵害……细想起来觉得真是恶心透顶。
亲友说何必较真…可为什么不较真...

三区帖子id=988680,笑得不行于是编了几条眼下墙头的
可能还会更新233333

震惊!律师与检事不为人知的关系,日本司法界竟有这样的黑暗内幕!

罗丹也不敢相信的骇人真相!两名女子相继身亡,凶器竟然都是这个?

老头看了都脸红!法庭之上,幼女胸部突然…

你不可不看的致富秘诀!普通宾馆一跃成为日本最大连锁高级酒店的神奇经历!知名律师太晚知道竟死了!

99.9%的观众看完都沉默了!六旬老人痴恋一只畜生,背后的故事竟是这样…

不转不是日本人!美国进口车害死妹妹,姐姐泪流满面发誓复仇

难以启齿,少女竟在法院地下室做这种事情!最后知道真相的男朋友无法接受服毒自杀

>>...

最近重温逆转动画正式掉坑,GBA三部曲目前推到2-4,扔张去年刚补动画时涂的真宵…当时只是觉得人设有意思,现在一看很明显表情OOC了啊😂

妇女节想起以前一些好笑的事,又想起最近某首颇有争议的歌。


小我10岁的表妹出生时一度很恐慌,那时觉得十年是个很长很可怕的跨度,心想等她二十岁时,我已“三十岁人老珠黄“。
初中时在老师办公室里扯淡,级长听了一脸难以置信又忍俊不禁,和旁边几个女老师笑道:三十就人老珠黄?那我们岂不是老太婆了?
那时看看老师们,觉得好像是不对啊,她们一点也不苍老,有自己的魅力与生活。


如今自己已跨过二十岁的门槛,到了迟早奔三的年纪;还是年轻人,但也有各种作出来的身体问题,体力跟十几岁时也许没法比。晓得了三十岁只是继续成熟的一个年龄段,也不会再随便用人老珠黄这种词;衰老是自然的进程,只用外貌的衰老评价人没有意思。...

认真想了一下希和鞠莉到底有啥共通与不同…总的来说,大概就是我特别吃这种(有脑补成分)幕后黑手计划通感觉的设定吧(。

希的话,当初先补的第二季有个人回加分,再加上第一季默默撮合+起名还有希绘希cp气场加成…没错我吃的希绘,表面上绘强气主动但实际掌控步调的是看上去更软和的希什么的超美味!
希是比较my pace,爱好小众啦,经常用自己的方式(比如神棍)来打开局面啦,之类的。不过希行动再怎么自我风格浓厚,目的却始终很明确,都是为了μ's的大家,搭配不爱多解释的性格也很美味,显得温柔而母性。个人感觉是一种锋芒向内的内敛的我行我素(????)

至于鞠莉,计划通这种印象主要来自一单pv(哭)那时确实有点...

前两天聊起大悦城的新闻,我问那对父母会不会离婚,我妈说日子肯定没法过下去了,要怎么面对彼此都是问题;且不谈这种对孩子的死要负责任的案例,哪怕是天灾如汶川地震,也有很多父母没了孩子后过不下去离婚的。
于是去搜了搜相关新闻,看到那些丧子的父母说:"孩子死了之后,日子完全没奔头了。"
没有当父母的经验,于是问我妈为啥。
我妈:废话,孩子相当于未来的象征和寄托啊,你的血脉通过孩子传递,说到底也有繁衍本能的原因
我:哦哦DNA真厉害啊来自本能的感情诶

然后又问了乱七八糟的问题:失独家庭和非独家庭失去一个孩子的严重程度一样吗?如果失去孩子后两口子不离婚呢?重组家庭能让他们恢复原有的家庭生活和...

奶奶我喜欢你啊!

*ITV版马普尔小姐的零碎观后感

没看过阿加莎,算纯剧党,以下全为个人感想,理所当然有剧透。


马普尔小姐补到S6E1,剩下两集没看。这剧布景服装十分精致,还有一大堆英剧熟脸。风景好看,我很喜欢乡村画面的暖黄色调。对原著会有整合和改动,不过作为剧党还好……?

(虽然我永远不会忘记看S1E1时先自己补了小说剧透结果被剧改百合打一脸的酸爽感

↑编剧热爱拉郎以及拉娘,百合有,真假骨科有,乱伦也有。主角热衷于拉红线,人送别称闲人马大姐马红娘(喂


当初被央八的Geraldine McEwan版拉入坑,大概是先入为主,至今仍是初心……唉,可惜斯人已逝。这位老太太有种鬼马...

被绝望篇OP搭配发色安利了binaria。这个名字大概是从binary(二元)一词衍生而来,意指annabel和nagi的二重唱吧。

“死者XXX,男,11岁,被发现时尸体已被肢解为若干块……”


他低头看着毛糙水泥地上的头颅,跟那只暴突出的稚嫩眼球对视。小孩子僵硬的脸庞上还残存着惊惧,一半没于阴影之中,余下半边暴露于惨白的日光下。


一旁的侦查员点了根烟:“很稀奇么?这种事年年都有,过年时更多的。”

他无意识地摇摇头,不知是抗拒还是否定,只觉喉咙差些哽住。

“到底是什么人下得了这样的手……”


“你以为凶器是什么?”

法医冷冷地瞥了他一眼,干巴巴的声线里终于带上些许嘲讽意味。


“是爱啊。无论你怎么想,是否掩饰或美化——它就是这样被称呼的。”


*

不...

做了一个梦,然后大清早的在我妈上班的响动中醒了过来。

顺手记录下来。既是梦,就不要讲求逻辑了……别问为什么,因为我也想知道OTZ


第一段

威廉与凯特大婚,我和我妈哀嚎着势必有一大波以数量击败质量的无脑刷刷刷小游戏占领各大游戏网站首页,比如说每天一款一个月不重样的“31days威廉与凯特大婚小游戏”。


第二段

在一个陈设外型神似903旧家的洗手台前,我和阿莱讨论着上一段的问题,然后不知为何又扯到了少年漫画杂志销量,诸如酱铺家跟白嫖之类的问题。

结论是:可你们本来就不买《aspa》啊!

p.s:这个梦境的设定是《aspa》是三大少年漫杂志之一(置SUNDAY和magazine...

1 / 7

© 普通猫粮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