普通猫粮

无时无刻不在放飞自我

以前买过一本书《失真年代》,关于作者7岁起跟一个恋童癖十五年的纠葛;一个和蔼可亲很有趣的男人,向来自问题家庭的缺爱小姑娘发出邀请。这段关系给予她关爱和玩伴,以及性关系,还有面对其他眼光时依旧存在的痛苦。
有人说作者叙述怀着爱意,但这个姑娘在对世界一无所知、甚至还不知道什么是爱的时候,就已经被禁锢在另一个迥异的世界里。她没有选择的机会了。

之前看到一篇打着养成系tag的文,文笔情节设定尚可,但看的过程中一直浑身难受:既然年长方掌握权力优势,另一方还未成年,过程中年长方也有使用他的年龄与资源优势,那这段关系就不能否认是一种依仗威权的性侵害……细想起来觉得真是恶心透顶。
亲友说何必较真…可为什么不较真?施害者往往难以体会到被害者的痛苦,何况是各方面都处于弱势且伤害会其伴随一生并带来诸多不可知影响的儿童,所以更加要小心翼翼。所谓养成,另一个角度看不过是控制并扼杀人的可能性。
有时觉得不知晓是幸福。紫姬也许幸福过,但最后是郁郁而终,也不知道她最终意识到没有。如今不是平安时代,那个孩子不会永远待在深闺里,他要走出社会,终究要清醒,发现自己经历了什么。

所以看到介绍语形容《失真年代》是忘年恋时,我甚至觉得愤怒。用这种带有美化意味的词语去形容,其实是在侮辱这本书:所谓忘年,分明是成年人侵犯未成年人;所谓恋情,不过是恋童癖诱骗儿童的手段——写下这个词的人怎么好意思呢?翁帆和杨振宁很冤的好吗?

《洛丽塔》是男性视角的故事,更加像文本实验,读者可以沉溺在虚拟故事背德情节带来的刺激中,不必担心侵害到具体的人。但其实在《洛丽塔》的结尾,亨·亨伯特在忏悔。小说犹如此。


评论(2)
热度(1)

© 普通猫粮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