普通猫粮

无时无刻不在放飞自我

所谓玩笑之后

今天其实本来没想过自己会退群。
一开始我在群上自顾自抱怨搬家后没热水亲戚又来了,也没想过能怎么样。后来有个男的说“怪xx不能让你10个月不来大姨妈咯”(大意,xx某群内口头禅用男性ID),还有人复制了,我觉得有点恶心,但也见过更恶心的,所以只是回敬说某人没钱买口气清新剂怪我咯,然后就没管它。晚上发微博吐槽,一个认识的妹子说这可以算侮辱了吧,你怎么能忍?要我就退群了。
于是想想,确实一群直男癌有什么好忍的,退呗。

想想当然很不开心。因为我知道,退群这种消极抗议对于那些嘴贱男来说根本不痛不痒。
我真的很生气,但我对此没有任何办法。以牙还牙,以眼还眼,我想这么做,但注定的大家语境一开始就不对等。就算我倾尽全力报复他,也不能让他感受到我的同等的不快。
这真的令人极度恼火。

之前说过,我试过更恶心的事情。
那次是群聚时某人看到我走光,当时不提醒,后来却在群上面当众讲,还评论胸型如何。
当时我在群上没怎么反应,私下底过了很久才缓过来。那时候我想了很多关于自己要怎么应对才好,我知道自己不能忍气吞声,要装得大方,开得起玩笑。我妈说,对这种人你就要理直气壮,气势要压住他。
所以呢?面对这种相当于性骚扰的玩笑,我得装作毫不在意,不能报复,也不能反抗,甚至不能表露出我的真实感受。就算我觉得自己物化了,被当成了一个什么东西,众目睽睽之下被人评头论足,完全不当作人看待,不被尊重,我也一声都不能吱。
就因为我是女性。
如果我回敬那个男的,说哟你的鸟上次全程晾在外面我都不好意思看了不过形状还不错,他也不会觉得自己遭受了侮辱,甚至还会自得,觉得这玩笑很有趣。
如果我直接说你们能不能别评论别人走光,我不喜欢不高兴很不开心,请你下次私下提醒我要不就别当众说,大概都觉得我玻璃心娇小姐开不起玩笑。
如果我很愤怒,跳起脚来骂他你这人嘴怎么这么贱,反而会让人觉得我性情不好相处。

我找不出任何一种方式,能让他切身感受到我当时所体会的那种惶恐痛苦。
他永远感受不到当时哭着翻来覆去睡不着的我的感受。
他永远感受不到当时睡不好第二天去早听感觉精神都要崩溃了的我的感受。
他永远感受不到至今看见当天穿的那件衣服都心有余悸的我的感受。

我非常愤怒。
就算别人劝我说,他们只是情商低,他们只是以为自己跟你关系好到可以开这种玩笑,这种人总是有的,就当刷经验值吧,等等等等。
都不能消解我的愤怒。
我气愤的不但是对方的言语冒犯,我更气愤的是因为男女天生的在社会语境下的差异,我甚至不能提出抗议或者什么,他甚至不知道自己是错的,而且很可能一直如此。
我承认我懦弱,不能撕破脸皮跟这群嘴贱直男癌大吵一架,只会用退群这种消极手段,还得保持良好人际关系。这也让我生气。

退一万步,就算道歉,有用吗?
我觉得难以原谅,真的。这群傻逼也许一辈子都不会理解我为他们无心的玩笑话痛苦到什么地步。

有时候真恨自己是女的,要面对这么多的直男癌。一打开群,一群激素过剩直男单身狗在那里评价说群花的胸冲B保A,x女神跟我约炮吧,没有人出来抗议说你们的话让我觉得不舒服,又从来与我无关,于是我只能不说话。
——但下次走光,他还是会当众评论你的胸型。
我能怎么办呢。我真的不知道。
甚至在妹子说这是侮辱之前,我都已经能把那种恶意满满的话当作刺耳的玩笑就这么算了。仔细想想,能把我一个抱怨身体不便洗冷水的吐槽扭曲成抱怨没人艹我没人让我怀孕的“笑话”,我特么凭什么忍?

我一点也不想轻易饶过冒犯我的人。
但我该怎么惩罚他呢。


越想越不开心。这不是我一个人能改变的事情啊。但如果我能做点什么,我一定要狠狠扇那些嘴贱男大耳刮子。

——叫你丫的嘴贱,叫你丫的冒犯姐。

评论(2)

© 普通猫粮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