普通猫粮

无时无刻不在放飞自我

异闻

被全面禁网,打算今晚去开荒楼下网吧......反正也成年了。但又越了一步,岂知不是迈向万丈深渊呢。

一直在纠结如果建个明教是叫刀削意大利面还是刀削桂林米粉还是刀削僵尸粉好,说来我对ID的执念也太深,想好的ID至少一打,但更重要的是......根本不可能玩这么多吧。
而且起的名儿不是很认真就是很不认真......话说一个叫欧逖的天策会被秒T的吧(。

二模依旧惨死,老妈说看到WB上有人求数学出题老师住址......我会告诉你做卷子时我脑袋里蹿出个念头是“卧槽快爆他剑三ID开仇杀”吗。
语数英全军覆没,只有文综撞彩。题感完全丧失,考试手感也不靠谱了,实在心灰意冷,虽说是自作孽。那些憧憬,理想,似乎都是很遥远的事了,那个坚定快乐努力着的自己,也不过一场幻妄而已。


之前看聊斋,现在在看西湖古代白话小说,脑洞渐开。一开始是藏佛,后来莫名拐到夜航船和灵异事件上去了。目前脑补出大概四个故事,没啥情节老套无聊纯脑洞,问题是......不会写文言文。所以说大概它们就一直是堆洞了吧......
一开始脑补的那个,也是我最喜欢的。不管生吞活剥,且吐出来。

元和年间,有生途经维扬,泊舟保扬湖畔。夜半惊起,遥闻岸上舞乐声,甚异,登岸探之。时维仲春,桃林夹岸,林间若有光。生行数十步,丝竹管弦之声愈彰,中间女子笑语声,环佩玎玲声,击节唱和声,不绝于耳。复前行,见林中姝丽众,均着妃色罗衣,或持双剑,或展宝扇,起舞翩翩然。又有美姬数十,奏诸异乐,其曲调未有人识。生本隐于树后,窥其仙容国色;妙音盈耳,久而忘魂。生欲往求欢,遂出。其间有一宫妆妇人,颜色艳绝,烈如飞电,持剑缓行,步若凌波。见生奔入,妇厉声叱道:“谁何人扰!”其剑嗡然,裂鞘而出,刃凝寒光,流霜飞练。妇持剑旋舞,御若有神,雷霆震怒,天地低昂。生两股战战,弃履而走。翌日,生返故地探寻,但见一树桃花,蔚若云霞,落英纷纷;止拾得朽扇锈钗,别无所获,时人多以为乃桃花成精作祟也。又有江湖人云此地旧有教坊,盖翠烟之滥觞,不知其真假矣。


......好累,感觉抄袭了好多篇古文OTZ去洗澡下楼去网吧了...求保佑不出意外没人吸烟不被偷手机............





评论

© 普通猫粮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