普通猫粮

无时无刻不在放飞自我

逐缘逝水

四师父A了。

她A得有些毫无征兆,又似乎理所当然。好像 前段时间还在跟我每天中午唠嗑,突然就很少上线了。又过一段时间,她说最近有事暂A,然后继续没上线。
最近她终于跟我说,徒弟弟我要A啦。
她说游戏没什么好玩啦,一起打架的人也都不在了,不想玩了。
其实预料得到,不过也没什么办法,就这样 了。没有办法挽留,不是一个阶段的人;我还没有到那个阶段,但也觉得像看到自己的未来。有人来了,有人走了,世事本就如此。

第一次遇见四师父还是90前夕,刚出稻香村就被收徒,第一次见面她在再来镇给我推血推蓝,而我那时开的藏剑萝莉早被盗号了。
第一个藏剑号满级时什么都不懂,不敢大 战,身上只有攒的几件狼烟,第一次大师父带着去大战一线天DPS只有6000。是四师父上YY手把手教我用宏,虽然我最后也没学会…… 至今只会手动。
也是因为四师父,曾经立志要玩个跟她一样的浩气PVP奶花。 那时候藏剑号还刚刚不纠结 大战DPS,花花号没满级就入了浩气,满级后也就每天大战茶馆,连马巍驿都没去过。大师父带了我一次阵营日常,然后就是四师父带我去南屏教我爬山卡BUG押镖。那时候老是卡死马啦被抢镖银啦飞不上去啦,搞得我很长 一段时间都不想去押镖,现在也能几分钟一次了,虽然我依旧不喜欢押镖。
刚开始PVP真的什么都不懂,听说周末大攻防 就死命排队挤进图,没有团也不挂YY,就在地图飞来飞去开着目标列表找大部队。跟四师父说这件事,她哈哈笑着说我就是因为找不到大部队才不喜欢打攻防。不知不觉中慢慢就变成了PVP党,现在连大战茶馆都不爱去了,而曾经我以为无论如何至少自己会茶馆到天荒地老金山倒闭GWW都A掉。

第一次去马巍驿撸到人头,激动得通宵打架打到天亮撸了二十个人头,途中各种死去活 来,估计送了五倍人头都不止。我一直不大会玩花间,手残至今也就两百八的人头。第一次拿到战阶称号时可开心,顶着那个没属性的称号走来走去,然后继续各种移动威望死去活来。 
渐渐换齐一身PVP装,虽然只是370,觉得好 好看啊,拖到七阶了才一口气换齐一套395, 然后继续痴汉我的小花萝。慢慢慢慢血越来越厚,牛车时不会再被一个风车就转死,换了两件435也有裸BUFF10W血了。花间手法虽然一如既往的残,竟然也能误打误撞一路冲到齐物阁第三关。一天跟亲友喵姐组队,她突然说你也变成了11W血的大肥花啊,想起师父也是这么说的,反而百般不是滋味。
作为一个越来越彻底的PVP党,似乎比以前更忙。除了日常,周一结算战阶,周二周四白天做小攻防任务晚上打小攻防,周三周五晚上押镖或摸世界BOSS,周六周日大攻防连打四场加JJC齐物阁,最近期末死线还迷上了战场。
而就在这种忙碌中,四师父似乎渐渐从生活中淡出了。

那天是个周六,我一如既往开着花花十点多上线进图挂机,打完下午场出去做完大攻防任务和马巍驿日常继续回来挂机。四师父似乎上线上了一会儿,又下了。上YY跟她聊了两句,师父说:啊原来本来想找你去截图留念的。
但是攻防地图不能出去,出去就打不了攻防了,要排队。攻防跟师父……很难抉择,至少对我来说,也许就这么薄情。上次她上线真的说要A,我还在成都打齐物阁,本来打算打完剩下两盘就跟久别重逢的师父组个队好好唠嗑,打开好友列表却发现她已经下线了,密聊里最后一句是“徒弟弟你现在忙吗”。想着也许她再也不会上线,连忙跑去信使给她写信,打开仓库看见她上次给我的十颗皇竹草还躺在那里,想想没有什么好东西留个念想,想来想去最后给她寄了三个灯笼,说师父下次遇见我就放了它们吧。看上去似乎还有情意,实际上我是那么冷淡,已经不是当年屁颠屁颠跟在师父后面去哪都行的那个小白了。
于是我百度了一下,说师父你知道浩气盟的彩虹在哪吗,我想去看看。
师父依旧很乐意:好啊好啊我带你去。
然后就见她上了线,发个邀请过去跟师父组了队。当时大概五点,进图还是秒进,她直接进图然后在落雁城门飞了一圈,然后说哎呀我忘记在哪儿了你等我想想,过了一会又往地图左下角飞,说徒弟徒弟来这里。
然后我们互相缝个针,就站在那里看彩虹瀑布绿树蓝天的风景。心里暗自庆幸还好今天是周六在浩气盟而不是在恶人谷打攻防,那里风景不适合截图。
突然看见师父脚边升起几个灯笼,我问这是我上次寄给你的吗,师父说是啊。
突然发现这已经再也没有办法挽回,师父注定、铁了心要A。试图留一点跟她下次再见的可能,也就这样放掉了。而我还想着那么多无关紧要的东西……战阶威望永远都能刷,师父走了却不会再回来。

我说师父师父我已经十一阶啦,马上就要十二阶了,秀秀号也五阶啦。
师父说,是啊,你也要长成大花花了。
我问师父你多少阶了?师父说十三阶啦,又说朋友劝我冲到十四阶然后卖号,但我真的舍不得。
然后我换上自己唯一的外观,她说好看,然后换了七秀蓝南皇,又换了七秀天策蓝雁虞啦等等别的外观。我们东拉西扯地聊天,不停地换外观挂件撑各种伞做表情,好像时间永远不会过去。
突然师父提醒我说红名。我飞过去看了看,又飞回来,说大概对方也是跟我们一样来看风景的吧。
我说师父蓝雁虞不是绝版了吗,她说现在还能买啊,我问在哪里,她说我带你去。然后我们又往落雁城飞。她在内城转来转去,最后终于在声望商那间屋子里找到了卖雁虞同模阵营套的商人。
那时已经是六点半,我有点犹豫,说师父攻防快开始了。四师父看看时间,说嗯你快点去找团吧,我也下线了。
然后头像灰掉,那个穿着蓝定国混搭395衣服的花萝消失,声望商的屋子里空空荡荡。
只有我一个人了。

看着小队灰了的、师父一直都用的美玲头那个头像,突然觉得没兴致打攻防。
然后我就去找团了。

评论

© 普通猫粮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