普通猫粮

无时无刻不在放飞自我

说好的剑道报社大纲

恶人藏剑在昆仑随手救了当时还没入浩气的道长,两人都没看见彼此的相貌,道长却瞄到了藏剑腰上佩的玉埙。 

道长的师父跟师叔都是浩气,不过对他没什么要求,所以道长也就乐得当个散人。因缘际会,道长入了浩气,不过依旧没啥阵营荣誉感,跟以前懒散的生活没啥两样。后来他认识了同事藏剑,两人相谈甚欢,很是合契,最后...搞上了。

偶然一个机会,道长发现了藏剑身上的玉埙,确认了这人就是救自己的那个恶人藏剑。他纠结半天,这人明显就是个恶人卧底,但平时都是负责些粮草之类的琐碎事情,又有自己从旁监视,大概不会有什么问题...鸵鸟道长决定逃避直面这个问题。

但是上天没给他继续鸵鸟的机会。一次混战中,道长的师父死于恶人刀下,作为武林天骄,头被割下挂在烈风集外吹了一个月风。悲痛又想报仇的道长遂继承师父的衣钵...转变成了一个阵营斗士。

藏剑发现他情绪有点不对,但也只以为他是太过悲痛所致,并没有想到道长心里正在挣扎着到底要不要把他卖出去。一边是阵营大义,一边是付之真心的重要的人,道长纠结来纠结去,还是无法忘却道义二字,但面对着一无所知依旧温存相对的藏剑,他什么也说不出口。

即将小攻防,可人将领兵前往昆仑进攻恶人谷粮草点,藏剑毛遂自荐去当先锋探查情报,上头自然是允了。但知道藏剑真实身份的道长却陷入了痛苦的深渊,他曾想过如果藏剑跟自己一起安于己位留守南屏,不会探查到浩气的什么机密,也就这样睁一只眼闭一只眼算了。但此事关乎战役成败,他不能放任浩气陷入危险而自己毫无作为。

道长彻夜难眠,最后他在藏剑临出发前告诉了师叔,然后提剑跳上了望北村附近最高的山头。他不敢去问藏剑的结局将会如何,也不敢去再见藏剑一面。事到如今他突然觉得其实阵营大义都是狗屁,唯一的那个人不抓住便永远地失去了。忆之所及,皆是两人相识以来点点滴滴;他想藏剑对自己确是真心以待,而他辜负了他。而阵营杀戮永无止境……杀人人杀,杀人人杀。

但就算再给他一次机会,他也还是会这么做。

 

他拔剑出鞘,却只是看着这把剑,脚下滚滚长江水直顾东流。

 

 

——就此了结。

 

 

==============================

梗有来自生活,游戏里能HE但同样境地下那个世界观里只能BE。

最后是故事了结了还是人了结了随意.......我也不知道。

评论(12)

© 普通猫粮 | Powered by LOFTER